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玉环律师 > 律师文集 > 刑罚种类>正文
分享到:0

 

 

  玩忽职守罪是国家公职人员与其职业地位不相称的滥用职权、亵渎神明的行为,是权力运行过程中的权力异化和失控现象。接下来由小编为您解析这一相关方面问题,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欢迎到本站相关专业的律师进行专业领域的问题解析。

 

                      

  对渎职罪应适用剥夺政治权利刑吗

  我国刑法对渎职犯罪没有直接规定可适用剥夺政治权利;同时,渎职犯罪的最高刑是十五年有期徒刑,结合刑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规定,也排除了剥夺政治权利在该类犯罪中间接适用的可能。因此按照目前的立法模式,在司法实践中对渎职犯罪不能适用剥夺政治权利。笔者认为,渎职罪都应附加适用剥夺政治权利。

  很明显,渎职犯罪比一般的刑事犯罪具有更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对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在政治上剥夺其参加国家管理和政治活动的权利,这正是对渎职行为及其实施者的严厉的否定性政治评价,体现了国家“从严治吏”的决心和信心。

  其次,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具有其他刑罚无可比拟的预防犯罪的作用。对犯罪人施以刑罚,其目的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预防。其一,犯罪人实施渎职犯罪,往往是利用本人的职务身份地位来进行的,因此,如不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很难保证其将来不会再次利用这种职务身份地位进行犯罪,只有对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才能限制其再犯。其二,通过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对其他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产生一定的警戒和抑制作用,使之珍惜自己的职务荣誉,不去从事与其本人职务不相称的违法犯罪活动,以免丧失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位或职位资格。

  案例分析:

  事实一:2012年6月至2017年6月,被告人刘某某任惠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支队长,对全市刑侦系统的业务工作负总责,组织指挥全市重特大案件、上级督办案件的侦破。

  2009年以来,广东省“打黑办”先后多次将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万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某良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线索交给惠州市公安局办理,惠州市公安局将该线索转交给博罗县公安局查办。

  刘某某在明知张某良被广东省公安厅列为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督办案件线索的对象,严重违反办案纪律,与张某良保持不正当交往,于2012年至2015年,多次收受张某良贿赂现金人民币5万元、美金9300元、港币40万元。

  刘某某身为惠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支队长,对全市刑侦系统的业务工作负总责,不认真履行职责,导致张某良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博罗县不断实施寻衅滋事、欺行霸市、强迫交易、开设赌场、高利转贷、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为害一方,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事实二:2012年6月,被告人刘某某任惠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支队长期间,在其居住的惠州市惠城区湖景花园停车场收受被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胡某林亲友贿赂现金人民币80万元,后胡某林被取保候审。

  事实三:在一审审理期间,被告人刘某某的家属向一审法院退回赃款人民币907102元。

  事实四:自2012年至2015年期间,案件侦办的责任人、主办人、经办人均没有刘某某的名字,刘某某不是张某良涉黑线索的责任人、主办人和经办人 。案卷中现有证据亦未显示刘某某干预该案件的侦查或者对办案人员施加影响。当前并无证据证明刘某某在参与审批过程中有不正当履行职务或利用职权对相关人员施加影响的行为。(二审查明)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刘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无视国家法律,滥用职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又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应依法数罪并罚。被告人刘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受贿罪没有异议,并当庭认罪,积极退赃,对受贿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刘某某没有自首情节。一审法院判决遂以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作出判决。

  刘某某不服,提起上诉,其认为自身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对刘某某受贿罪的认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量刑适当。至于刘某某是否构成滥用职权罪的问题,认为刘某某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而非滥用职权罪。遂判决: 一、维持一审法院刑事判决的第二项; 二、撤销一审法院刑事判决的第一项;三、刘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6日起至2024年9月5日止。罚金应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性向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缴纳,上缴国库)。

  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会死吗

  依据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所以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生不一定是判处死刑,无期徒刑也会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五条 【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外,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判处管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与管制的期限相等,同时执行。

  第五十七条 【对死刑、无期徒刑罪犯剥夺政治权利的适用】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被判处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的罪犯应当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所以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不一定意味着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也会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扫一扫关注玉环律师